广告合作Telegram:@tang6668
7788rrr.com
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首页 » 国产馆 » 狠干清纯美女不停说不要还说喜欢主人操02

影片介绍

在线播放地址

【强烈推荐】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%

影片详情介绍

據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介绍:经典童话《民间童话 棉花籽儿》故事梗概及赏析分类:有感阅读(160)投稿:雅枫2021-09-12  波斯故事多富诙谐讽刺色彩,这则《棉花籽儿》的故事也属这一类。它从一粒棉花籽开始说起,说到了农人、纺纱人、织布人、染匠和裁缝,还着重说了阿訇,兜了一圈,从空到空,应着了一句波斯俗语:容易得到的东西,也就容易失掉。但是,要是注意到这则故事是把麻雀这个不干活的小飞禽,和伊斯兰阿訇这个不干活的人对比着讲的,就会顿悟这则童话的妙趣。他们确有一点是相同的: 都想不劳而获。当然结果也一样: 他们都一无所获。这样讽刺伊斯兰阿訇,反映着劳动者对宗教职业者不劳而获的不满。从故事结构上看,开头是一阵风把棉籽吹来,结尾是一阵风把两件衣裳吹走;风在这里也是童话角色,体现着公正; 一阵风见出童话的巧趣。  ·韦苇·  棉花籽儿  屋墙最高处的一个窟窿里,住着一只麻雀。有一天,他飞到草原上去找水寻食。猛地一股风,从棉地里刮来一颗棉花籽儿,落到了地上。麻雀立刻把他啄进嘴,飞回了自己的窝里,他把这粒棉籽儿拿给四邻看,并向大家打听:  “这是什么籽儿?”  “这是棉籽儿。”  “能用它做啥?”  鸟儿们回答他说:  “把它播进地里,就会长出一棵苗苗来,这苗苗长大后就会结成一个球球。这球球儿一裂开,就开出了棉花朵朵儿,棉花可以用来纺成线线,线线可以用来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织成布,布染上色,就呈现出缤纷的异彩,我们的长衫就是用那五颜六色的布料做成的。”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  麻雀于是喜出望外,他兴致勃勃地啄了这颗棉籽儿飞到地上。在那里,他看到农人正在犁地,准备播种。  “给播上吧! 把这籽儿也一块儿播上! 一半收成归你,一半收成归我!”麻雀大声地对农人讲。  农人同意了。他播下了棉籽,棉苗长大成熟。农人摘了棉花,分成两半: 一半给自己,一半给麻雀。  麻雀非常高兴,把棉花飞送到纺纱人那里,说:  “给纺纺吧! 把这棉花也一块儿纺出来! 一半归你,一半归我!”  纺纱人同意了,他把棉花纺成了线,绕在两根细棍上,一棍给自己,一棍给麻雀。  麻雀非常高兴,把棉线飞送给织布匠:  “给织织吧! 把这线也一块儿织成布! 一半给你,一半给我!”  织布匠同意了,把线织成了布,他给自己一份,把另一份给了麻雀。  麻雀非常高兴,把布送去给染匠:  “给染染吧! 把这棉布也给一块儿染上色! 一半归你,一半归我!”  染匠同意了,把这棉布染成天蓝色,晾在绳子上。  麻雀飞来,看见棉布,就寻思道:  “好漂亮啊! 多漂亮的颜色! 可惜这么漂亮的布要分一半给染匠。让我把它全拿走吧!”他俯飞下来,叼上布料飞走了。  染匠看了,就追着麻雀大叫道:  “哎,麻雀! 当时不是说好,一半归你,一半归我? 可我这一份呢?”  “谁说过? 谁向你保证过?”麻雀叽叽喳喳说了一阵,管自飞到裁缝师傅那里去。  “给缝缝吧!把这布一块缝成衣服! 一半归你,一半归我!”  裁缝做了两件漂亮的长衫,把它们挂在门口衣架上。麻雀看见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两件长衫,寻思道:  “难道这么漂亮的长衫舍得给裁缝一件吗? 两件我穿着都合身的呀!”  他俯飞下来,把两件长衫都叼上飞走了。  裁缝叫道:  “你不是说过,一件给我,一件给你吗?”  麻雀叽叽喳喳地回答说:  “哎,大伯! 谁说过呀? 谁向你保证过?”  麻雀叼着两件长衫飞到伊斯兰教阿訇①那里。  “哎,阿訇,”他说,“我想把这两件长衫寄放在你这里。当天气转冷时我再来要,一件留给你,一件我取走。”  阿訇同意了:  “好的,我把它都保管好。天转冷时你来取,一件我穿,一件还你。”  阿訇拿起两件长衫,眼看麻雀飞远了,心里寻思: “这样漂亮的长衫要给麻雀一件,这难道不太可惜了么?这两件我穿着都合身的呀!”  过了好多日子。天转冷了。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麻雀想起了自己的两件长衫,就飞到阿訇这里来。阿訇眼看着麻雀飞来,就故意读起古兰经,做起祈祷的架式。麻雀等呀等呀,一直等着阿訇念完经。他再也忍耐不住了,就开口说话:  “阿訇阿訇,把我的长衫给我吧。”  “什么样的长衫?” 阿訇惊讶地问。麻雀叫起来:  “我存在你这里的两件长衫,说好天冷来取的。难道不是你说的: 一件归你,一件归我?”  “谁说过?谁向你打过保证?” 阿訇说。  麻雀哭着说:  “天变冷了。我会冻坏的!”  “那不用担心! 我一念经,你就不会冷了!” 阿訇说。  “可我还是要我的长衫,不要你念的经!”麻雀叽叽喳喳地说。  然而阿訇却不听他说了,又念起他的经来。  接连三天,麻雀都不停地在阿訇的房子上空飞旋,他终于看见阿訇走出门来,走到水塘边去洗长衫。阿訇把长衫洗净后,就晾在绳子上。说时迟那时快,麻雀立刻俯飞下来,用嘴叼起长衫,呼一下飞走了。  “哎,麻雀,你把长衫往哪里叼?!” 阿訇大叫起来。“不是你自己说的: 一件留给我,另一件你取走?”  麻雀叽叽喳喳回答:  “谁说过? 谁向你保证过?”  阿訇提高了他的嗓门: 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 “冬天来了,没有长衫我会冻死的呀!”  麻雀嘻笑说: 《高H纯肉NP 弄潮NP男男》 “不用担心! 我一念经,你就不会冷了!”  麻雀说完就飞走了。他决意到市场上卖了长衫,好购备些过冬的食粮。他向集镇的方向飞去,却不料一阵大风骤起,呼呼地把两件长衫从麻雀嘴里扯了出来。麻雀追着长衫,追呀追呀,可怎么也没能追上。  风把一件长衫吹送到了裁缝师傅的家里——这两件长衫都是他缝的呀; 另一件吹送到了染匠家里——这两件长衫的布料都是他染的色呀。麻雀没有播过种、织过线、织过布、缝过衣,就什么也没有得到。  (韦苇译)